如何學會“即興創作”?
頭條

2020-05-15 00:00:00

激發想象力


Netflix最新上線的《兩個男人一臺戲》記錄了即興喜劇的精彩表演。


《兩個男人一臺戲》丨圖源豆瓣

施瓦茨(Schwartz)與曾出演過《硅谷》的米德爾迪奇(Middleditch)現身紐約大學斯科博表演藝術中心,隨機抽取觀眾與他們閑談,并當即根據聊天內容“生成劇本”,現場表演,令更多路人觀眾見識到即興戲劇的魅力。

 

回到半個世紀前,即興的奠基人基思·約翰斯通剛剛來到加拿大,創立了松駝鹿(Loose Moose)即興劇團。之前,他是英國皇家劇院的劇評人、導演和戲劇老師。在以公開表演為形式的劇院活動仍需審查的60年代,頂著半官方的背景的約翰斯通依然成立了他的即興劇團并開啟了巡演之路。

 

不過,這對基思本人來說也并非大不了的事。他可是才九歲就下定決心:從此和那些理所當然的事對著干,看事情能被搞成什么鬼樣子。最終,他“不會寫作卻是個編劇,不會導戲卻成為導演”——離經叛道一直貫穿于基思的經歷和他為自己撰寫的“名片”中。

 

至于約翰斯通那本暢銷40余年、劃時代的經典名著《即興》,盡管涵蓋了姿態、自發性、敘事技巧、面具與催眠等約翰斯通提出的種種重要的即興概念與訓練方法,但我們仍舊很難將之僅僅視為一本有關“即興”的戲劇教材。


 

要知道,基思向來痛恨教育對人的鈍化,也反對提前準備。因此,我們更應該將《即興》視為基思領頭的大膽叛逆犀利性格的展演,如果那些自認是藝術家的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天賦萎縮與消亡,如果那些長期被現代社會法則規訓的人因此內心壓抑且彷徨,這本書將是一次邀請、療愈與自我覺醒重生的契機。




即興開演宣言:叛逃無罪


“即興”的最初,基思和和威廉·加斯基爾(William Gaskill)組織成演員工作室,成員包括阿登、安·杰利科(Ann Jellicoe)等其他宮廷劇院的第一批編劇。這是一個轉折點。

 

成員加斯基爾說:“基思開始教授具有他自己獨特風格的即興創作,其大多基于童話故事、詞語聯想、自由聯想和直覺反應,后來他還教授面具課程。他所有的工作都是鼓勵成年人對富有想象力的反應的再挖掘,以及對孩子充滿創造力的力量的再發現。詩人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是他的引路人,愛德華·邦德是他的學徒?!?/span>

 

基思的首要功績是消除漫無目的的爭論,避免把討論變成開立法會;他認為重要的是發生了什么,而不是別人怎么說。

 

安·杰利科說:“現在很難想象這個想法在1958年有多新鮮,但它跟我自己的思維方式是一致的?!逼渌蓡T包括阿諾德·威斯克(Arnold Wesker)、沃勒·索因卡(Wole Soyinka)、大衛·克雷根(David Cregan)和邦德,他們都承認基思是一個“催化劑,讓我們的經歷可由自我塑造”。

 

舉個例子,基思使用了一個盲眼練習,后來他把這個練習融入了《李爾王》(King Lear)這部戲;任何人可以從阿登、杰利科和威斯克那里,找到一堆從團體創作中發展出一個橋段或整部戲的例子。對于克雷根來說,基思“知道如何發現酒神”:這就相當于了解如何揭示自我。


《李爾王》(2018丨圖源豆瓣




去他的智力!想象力才是真自我


一個陽痿的老隱士,他是一幢無人城堡的主人,他很有先見之明地冷凍了精子。有一次斷電,其中一個精子逃入了金魚缸,然后游進了護城河,它在那里長得很大,最后在公海上變成了一條鯨魚。

 

這是一個基思講述的故事,也是他的信條:只要沒死,你并非如想象中的那般無能;你僅僅是被凍住了。關掉沒有發言權的理智,把潛意識當成朋友:它會把你帶到未曾夢過的地方,并且會比任何你以創意為目標所能達到的結果更有“創意”。

 

翻開這本書的任何一個練習,你都會看到潛意識是如何傳遞信息的。書中有一群用帶刺的鐵絲網編織套頭衫的河馬;有得了蛀木蟲病,還感染了醫生家具的病人;有子虛烏有的詩歌;有奇跡般回到童年時代的面具演員;還有用即興詩演繹的維多利亞式情節劇。

 

在理性敘述將要卡殼的時候,基思的故事愉快地進入了未知世界。如果一個絕望的男老師自殺了,他將會在天國之門遇見等待他的校董們。抑或是,如果英雄被怪物吞下去了,他就會變成一坨英勇的排泄物,堅定地開始新的冒險。

 

和所有偉大的潛意識倡導者一樣,基思是一個堅定的理性主義者。他帶來了一種敏銳的智慧,借助人類學和心理學的滋養,致力于打敗劇院中的“唯智力論”。若沒有專業的詞匯表述,他就發展出自己接地氣的表達方式,給難以描述的事物起一個簡單的名字。

 

在對想象力發達的童年世界進行再探索時,他重新審視了將這個世界聯系在一起的結構元素。什么是故事?什么讓人發笑?什么關系能引起觀眾的興趣,為什么?一個即興表演者如何想出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沖突必然是戲劇性嗎?(答案是否定的。)

 

對于這樣或那樣的基本問題,《即興》給出了出乎意料并總是有用的答案,這些答案皆從劇場延伸到了日常生活中。書中的演員游戲完全可以直接拿來給孩子們試試:

 

自北方的蟻丘

我拿著魔杖走來

殺光那里全部

我所認識的人。

最后剩下的骨堆

皆被敵人吞噬

直到我抓住蜜蜂

狠狠給他們一擊。

 

《死亡詩社》精彩片段教你作詩


這是一首在50秒內不停筆寫出的詩。它可能不夠好,但比任何一本關于想象力的教科書中能得到的都要多?;嫉牟煌幵谟?,他的分析不關注結果,而是向你展示實踐的過程;他的工作對極其稀少的喜劇理論文學有著先驅般的貢獻,對喜劇人頗有裨益。他肯定比梅雷迪斯(Meredith)、柏格森(Bergson)或弗洛伊德(Freud)提供的東西更有價值。

 

《即興》凝結了基思多年來的經驗和獨創性工作,它富有見地、實用、趣味盎然,是一本激發想象力的完全指南。我們可以從這些例子窺探到教學曾在宮廷劇院中的特殊地位,以及以基思為例,教學是如何通過解放他人來解放自己的。

 

現在,基思把這串來之不易的鑰匙交到了普通讀者的手里。

 

以上內容參考摘錄自《即興》一書前言,作者:歐文·沃爾德(Irving Wardle)



全球暢銷40余年的經典名著

《即興》

現已在后浪電影學院官方店

開啟全網獨家預售(73折)


(點擊上圖或“閱讀原文”都可入手)


即興創作對電影來說也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建議導演、編劇入手研讀,相信可以激發出自己的創意潛能。


原作者:后浪電影學院    文章來源:《即興》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快乐10分玩法介绍